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儘管出國在即,幾日連假中忽大忽小雨聲反成了我的盡情閱讀的配樂,心中掛念的不是出國事宜或是行李是否準備充足,而是出國後那些仍在台灣的一切,我的家人、朋友、同事、在乎的人、工作,甚至是部落格,抱持著自己要先將一切整頓好才能不麻煩他人地安心出國。

曾和同事聊此行,她只聽我說要去大陸後一股腦兒的大聲的回應:「怎麼去這種地方?」,聽得我頓時啞然失笑,或許大陸在年輕人眼裡還是那種蠻荒、粗魯、落後、只有老人家才會想去的地方,可能只差沒有拿著石斧、身穿獸皮、大啖生肉吧。




蔚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事件,當時的殘忍行徑隨著時間逐漸的被人所遺忘,但是《夜》即將帶領你一同進入集中營的生活。

作者埃利‧維瑟爾則是二次大戰期間被納粹送往集中營且最後少數仍存活的生還者之一,他與家人在集中營分散,最後只有他和兩個姊姊僥倖生還,父母與小妹則死於營中。

對作者而言,要寫出這樣的回憶錄,絕對是猶如萬箭穿心般的煎熬與苦楚,因此在戰後十年的期間都無法提筆寫下在集中營的經歷,也由於自身曾有過的遭遇,他不斷的持創作與演講,關心猶太人與其他同樣受迫害族群的處境,更於1986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蔚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某日心血來潮到圖書館借書,圖書館夜晚前來造訪的大約都是國高中生,蔚雲穿梭其間在各種排放整齊的書籍類別中尋寶,果不期然的找到許多當時很想看的文學小說,欣喜若狂直呼圖書館金山銀山滿滿是寶呀。

由於一次借閱書籍量的限制,所以在匆忙之間只少少的拿了三本書,想不到回到家才發現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就是,我重複借了一本自己在N年前買的書,但放在我房間書架上卻一直都沒有看,而且此書還剛好在我站立時眼睛正能平視的位置;而這也說明自己對於書籍的喜好在這幾年都還沒有變化,不錯不錯。

從書櫃取下與在圖書館借到相同的書一比較,放在圖書館供人借閱的書明顯的髒且黃得許多,書封還貼有「書本泡水」的標籤,有圖有真相地拍下照片如下:

蔚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聖誕夜晚,年邁的亞瑟‧基浦斯享受著難得的兒女歡聚時光,突如其來的燈光昏暗勾起他心中最深層的恐懼,神色慌張久久不能自己,而後他執起筆獨自一人緩緩地寫下了當年的回憶,也希望藉由著文字的撰寫將這樣的往事隨之昇華沖淡。

 亞瑟年輕時是名事務所的律師,受上級指示前去鰻魚沼澤參加小屋獨居人艾莉絲女士的葬禮,順便整理她的文件。 

正如上級所述小屋獨立蓋於一處任誰在那住久都會變成怪胎的位置,但對亞瑟而言此趟任務再簡單不過,估計大約二、三天就可以完成了。 

蔚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